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农民工居住情况调查:城中村越来越少 租金不断上涨 x200 驱动 县城投资 赛尔号阿德洛卡 2014湖南高考状元 爱奇艺pc网页 今天是愚人节吗 ava体验服a点 女童摔倒筷子入嘴 telephone伴奏 2013高考一本分数线 收视率造假利益怪圈调查:购买收视率引发恶性循环

来源:hueimu.cn 晋州晚报
2020-1-8

  “像住在蒸笼里一样衣服湿了干干了湿。” 连日来海南发布高温四级预警海口市室外温度直逼40摄氏度路面滚烫隔着鞋底也能感受到炙热。7月7日上午10时40分张彩凤提前结束了上午的摆摊回到自我的出租屋里。尽管有一台电风扇对着吹但汗水仍然止不住地从她的额头上冒出来。“一个月才能挣2000多元哪里有钱租带空调的房子。” 张彩凤说着从腰包里掏出一把皱巴巴的零钱整理着。

  张彩凤住的地方在海口滨濂村归属海垦街道。这是一个城中村低矮的房屋与四周的高楼鳞次栉比地排列着密不透风电线拉扯得密密麻麻。尽管环境恶劣但这里的租金很有优势交通也十分便利。有近千名像张彩凤这样的务工人员选择这里当自我的栖身之地。

  “每晚都用冷毛巾擦席不然摸起来烫人”

  10年前张彩凤与丈夫双双下岗之后便依靠打零工度日。去年张彩凤置办了一套赖以为生的家什每天外出摆摊过活。因为每天需要在户外站立10多个小时刚满40年的她显得比同龄人苍老许多。

  从滨濂村入口走进去右拐走过一段逼仄的小巷两栋6层高“握手楼”就是张彩凤夫妇租住的地方。这是一间大约2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屋里铺着两张床仅靠一台吊扇降温。当天中午记者随身携带的温度计显示出租屋内温度约为33摄氏度而室外温度已超39摄氏度。

  “几年前海口红城湖三丹村拆了。我们就搬到这里没想到这一住就是3年。” 张彩凤说他们租住的是一套朝西的房间这样的房子最热可房间租金也便宜很多。张彩凤告诉记者正是因为价格便宜吸引了他们可每年入夏后发现房间奇热。“晚上用两台电风扇对着吹也不管用有时一夜都能热醒好几次。”

  “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们都要将席子用冷毛巾擦两遍不然席子摸起来都烫人。”张彩凤说这几乎是她与丈夫睡前必做的事情。“房间西侧有一扇窗户。下午2点多太阳透过窗户晒到了床上到了晚上席子就变得‘摸不得’。到了七八月份海南最闷热的时候我们几乎都只能睡在地上。”

  “城中村越来越少租金还在不断上涨”

  “这么热的天谁不想用上空调呢可孩子与老人还等着我们寄生活费呢。”张彩凤告诉记者自我两个孩子在老家上学丈夫在工地打临工好的时候夫妻俩每月能赚6000多元除去每月550元的房租与日常开销他们会把剩余的钱寄回老家给双方父母。

  “我丈夫在工地上干活风吹日晒的比我辛苦多了。他打临工干完今天没明天。有时候一闲下来就要耽搁四五天一个月下来能挣4000元已经算不错了。”张彩凤说自我摆摊虽然挣得不多可是稳定。

  在这个城中村走访时记者了解到在滨濂村租住的进城务工人员大多都是像张彩凤夫妇这样的零工年龄多在40年至70年之间。他们没有固定的工作单位每天早起站在街边巷口找活干工资当天结算、高低不等。

  相比住在蒸笼一般的出租房里的难受让张彩凤更忧心的是城中村越来越少。

  据了解海口2016年正式启动了“三年棚改计划”拟在2016年至2018年间陆续启动50余个棚户区(城中村)改造项目。目前海口博义盐灶八灶、道客村、面前坡、坡博坡巷村等多个片区改造正在火热进行中。

  城中村改造不仅众多拆迁户要租房过渡许多大学生、外来务工人员等租房一族也被迫“挪窝”。

  “如今滨濂村等尚未拆迁的城中村成了‘香饽饽’这些城中村的房租不断上涨。现在滨濂村一间仅20平方米的单间月租金为600元到700元不等。”张彩凤满脸惆怅地告诉记者他们夫妇二人租住的房间租金也从两年前的350元每月一路上涨到今年的550元每月。“两个星期前房东与我们说其他地方都涨了她让我们也涨点不然就考虑搬走。”

  “城中村面临重建适合农民工的住房亟待补充”

  在张彩凤看来一旦租金上涨寄回老家供父母、小孩日常花销的开支就得减少。张彩凤说在物价较为稳定的这几年住房越来越成为他们最大的开支了。 “我丈夫说再这样涨下去我们就只有回老家了。”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随着城中村不断进行棚改像张彩凤这样的务工人员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后不少低收入群体选择返乡或者去更拥挤廉价的城中村。

  “城中村其实并不能简单地把它当作是农民房的概念。它们为那些初次进城的人提供了落脚的地方。”在海南大学教授王毅武看来“目前城中村面临重建将来会有新的商品房。新的适合农民工居住的房源也需要及时补充进来。”

  王毅武认为在海南建设发展过程中外来务工人员作出了重要贡献。今后海南发展仍离不开大量公共服务岗位及第二三产业从业人员。假如不断上涨的租金让环卫绿化保洁岗位人员、餐饮服务业、家政从业人员等大批流失将会给海南带来一系列新的民生问题。“建议有关部门建立多层次住房供应体系聚焦中低收入务工者住房需求。再放宽公租房的租用条件使大多数工人可以享受到公租房的优惠政策不断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

x200 驱动 县城投资 赛尔号阿德洛卡 2014湖南高考状元 爱奇艺pc网页 今天是愚人节吗 ava体验服a点 女童摔倒筷子入嘴 telephone伴奏 2013高考一本分数线

  原标题:收看率造假利益怪圈检查:购买收看率引发恶性循环

  购买收看率引发恶性循环“流量明星”刺激造假愈演愈烈

  收看率造假利益怪圈检查 “电视剧行业的山竹来了!”

  就在9月16日台风“山竹”登陆肆虐社交媒体之时一位知名影视公司的高管在朋友圈如是感叹。

  事件缘起9月16日下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总局就收看率问题展开检查〗一文称“针对收看率问题的舆情与反映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进行检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

  广电总局所指的舆情指的是导演、编剧郭靖宇15日发布的一篇文章。在文章中郭靖宇曝光业内收看率造假黑幕例如每集交90万元可买收看率等。

  收看率造假已经不是新名词那么为何屡禁不止谁在铤而走险?

  官方多次要求抵制收看率造假

  一石激起千层浪郭靖宇导演的这篇长文很快引发业内热议。

  演员赵立新迅速转发这条微博并提到自我出演的〖天盛长歌〗收看惨淡“豆瓣喜提8分收看惨淡成真;敢不俯首称臣让你有冤难伸”。

  导演陆川也通过微博曝光黑幕“曾经亲耳听到某导演朋友在电话里无奈地要求制片将每集40万元购买收看率的费用打到某市电视台购片主任指定的公司。他跟我说假如不按照电视台指定公司买收看率将收不到电视台尾款”。

  光线传媒有限公司总裁王长田更以亲身经历为例直言:“2015年初因为不愿意参与收看率造假光线愤而退出电视节目市场当时多档节目在央视等播出停播所有节目之痛苦记忆犹新。”

  编剧李亚玲感叹说:“两年过去了除了买收看的钱爆涨了一倍从每集50万涨到了100万什么都没改变。”

  9月16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也发文表态称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进行检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

  17日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声明表态称将号召全行业形成共识共同抵制收看率造假行为努力营造中国电视剧产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新环境。

  长期以来为了保证电视台的收看率电视台与制作方在签购买合同时还会签署一份有关收看率的对赌协议。制作方必须向电视台担保剧作在播出之时可以达到一定的收看率否则无法从电视台拿到全额的购片款电视台会按照一定比例从中扣除。

  早在2009年原广电总局发起严查收看率买卖两端人群在2013年发布22条新规重整收看率国内首个电视收看率检查国家标准也于2014年出台。

  2015年8月由原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倡议中央电视台与多家省级电视台发起全国省级及以上电视台共同签署了〖恪守媒体社会责任反对唯收看率自律公约〗。

  即便如此重压之下收看率造假市场依然存在。随着2015年“一剧两星”政策的实施面对电视剧行业产量过剩的现状行业内人士称基本上有一半的电视剧上不了电视台的首播。“能上电视台首播的剧必然要求有收看率的保证”。

  此后收看率造假问题愈演愈烈制片方与电视台的矛盾暴露到公众视野。

  2016年12月因为〖美人私房菜〗未购买收看率而遭临时撤档一事引起影视行业群情激奋。为此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特别召开消息发布会其法务委员会发布“坚决打击收看率作假黑势力”的声明正式向电视剧收看率造假的黑色产业链宣战同样引起了行业内外的震动。

  这份声明中披露我国电视剧市场上在购买、播出电视剧业务中普遍存在着收看率作假现象已经形成了一个组织严密操作有序的“地下黑产业”。

  对此2017年年初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有关坚决抵制收看率作假的自律承诺书〗。

  同年9月原广电总局等五部委联合下发〖有关捧场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其中也提到“坚决依法严厉打击收看率造假行为切实维护行业秩序。规范收看数据应用行为不得将收看率作为购片价格唯一依据不得以收看率作为评价电视剧优劣与对员工进行奖惩的唯一标准”。

  今年4月广电总局召开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议再度强调坚决依法严厉打击收看率造假行为一旦发现收看率造假信息第一时间报告公安部门处置。发现的案件一经查处将向社会曝光推动形成依法打击收看率造假的高压态势。

  造假背后的唯明星论怪圈

  在人人喊打的情况下为何还有人铤而走险制作假的收看率?

  著名编剧汪海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因为目前不少电视台依旧非常看重收看率因此一些播出机构仍在操控收看率数据。

  事实上收看率检查原本是为广告商向电视台投放广告服务的并非电视节目优劣的评价标准。

  有媒体爆料称当电视剧成为卫视黄金时间段主打节目后播出机构便强行要求在购剧合同中将收看率与购片价格挂钩引导制作机构去买收看率。而这样做的后果是每部剧增加上千万元的成本反过来又向电视台要高价成为恶性循环。

  因此汪海林认为收看率造假对行业有极大危害因为对从业人员来说做好剧不再有意义“辛苦做剧不如去买收看率”。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刘燕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常见的造假方式有两种一是污染样本户二是篡改数据。前者主要指某些利益相关方采用不正当手段寻找与接近原本应属保密态的样本户通过贿赂、收买等方式影响样本对象的收看行为或记录行为。后者则属于检查方的问题对后台数据进行篡改人为加工。相比污染样本户后者操作更直接也更简单。

  “这两者都会导致收看率数据虚假失实从而影响收看率作为‘行业货币’的信誉度与权威性损害其他数据使用者的利益扰乱电视剧市场的秩序进而伤害社会的诚信机制与诚信信念。”刘燕南坦言对有心人来说收看率检查并非无懈可击无漏洞可钻。理论上但凡有人的因素介入的环节都存在造假的可能何况收看率检查要经历一系列繁杂的抽样、确定样本户、访问员上门、记录收看、数据回传与统计处理等过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其中两个关键的主体——样本户或检查公司造假也涉及这两者。造假的驱动力通常来自外部比如电视台、节目制作公司、节目中介方与广告机构等相关利益方目的不外乎获取高额利润。

  而对于收看率造假的根源影视撰稿人胡鑫(化名)透露电视台与广告商对收看率的盲目追逐对那些能“扛收看”的明星主演的盲目追捧甚至将收看率当作衡量节目质量与主演明星能力的唯一评判标准而完全忽略了电视节目的品质本身因而给制造假收看数据带来了极大的市场。

  “目前拍摄的电视剧想要卖到一线的卫视上星就非得请某些大牌明星、当红‘小鲜肉’或者‘流量女明星’做主演不可只有他们的剧这些电视台才肯认才肯收。”胡鑫说而没有大牌明星、当红“小鲜肉”主演的电视剧纵然内容紧凑、高潮迭起也不可能上一线卫视只因电视台买片看演员不看内容“然而这些当红明星、流量‘鲜肉’中的一部分根本就是靠网络包装炒作、水军营销赢得了大量的粉丝拥趸方才迅速在网络一夜爆红”。

  胡鑫告诉记者这样最直接的后果便是上述一些“流量明星”拍出的所谓电视剧除了他们的粉丝外占收看主体的广大观众其实根本不认可收看率自然上不去“而这样的真实收看率一旦广而告之势必又会让广大公众洞悉这些‘流量明星’完全扛不了收看率因此极大影响其商业价值。所以制片方还必须将工作一步到位再继续去购买虚假收看率。劣币驱逐良币常年恶性竞争的结果就是购买电视剧收看率的价格越来越离谱”。

  在刘燕南看来假如任由收看率领域中存在诸如污染样本户、篡改数据、数据寻租、歪曲解读、数据滥用等问题发展下去不仅会损害电视台、广告商、节目制作商与数据生产者等相关各方的利益也会严重影响电视传媒生态的健康影响社会的诚信与公德意识进而影响我国建设事业的良性发展。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